<tbody id="idkai"></tbody>
  1. 秦知道丨整治輿論環境,來說說榆林真假記者的那些"套路"

    時間:2018-08-22 08:31:36  來源:西部網-陜西新聞網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秦知道丨整治輿論環境,來說說榆林真假記者的那些"套路"

    8月盛夏,“盤踞”在榆林十多年的 “假記者”群體,正在遭受一場前所未有的“寒冬”。


    8月盛夏,“盤踞”在榆林十多年的 “假記者”群體,正在遭受一場前所未有的“寒冬”。

    中央辦公廳督查組對陜西作風建設情況開展專項實地督查,反饋意見針對榆林的輿論環境提出,“一些真假難辨的記者,反向利用輿論監督機制,借口'媒體、網絡爆料'敲詐勒索地方干部和企業主,有的甚至雇傭一批'馬仔',已成為當地一大公害?!?/p>

    “敲詐勒索、雇傭馬仔、一大公害……”措辭那是“相當地嚴厲”。那么,這些“真假難辨的記者”,究竟是咋樣利用輿論監督實施敲詐勒索的呢?又是咋樣一步步淪為“公害”的呢?陜西頭條《秦知道》就帶你扒一扒榆林真假記者新聞敲詐的那些"套路"。

    采訪前是“杠精” “收錢”后秒變“戲精”

    靖邊縣新城便民服務中心的一家企業,不到100天,先后迎來三波“記者”,都是來曝光的,后來才知道三波記者其實都是“一伙”的。

    其中為首的薛某某是《消費時報》的記者,才申領記者證不到5個月,便約他人來企業“監督采訪”。

    第一次,該企業負責人給了4000元現金,名義是訂報;第二次再支付2000元現金,薛某某還“戲劇性”地承諾,不再報道該企業情況;然而第三次來了另外“兩個記者”,企業負責人支付了700元后跟蹤發現, “幕后人物”還是薛某某。

    真假記者聯手,薅“企業羊毛”,一茬一茬又一茬,真氣skr人啊~

    薛某某還與人來到了定邊某油井,現場拍攝照片,留下聯系方式。隨后企業負責人聯系見面,薛某某提出要查看油井相關手續的要求,但負責人未能提供。

    薛某某提出索要“贊助費”,名義依然是訂報費用。最終收取了現金10000元了事。

    知情者介紹,“監督采訪”為虛,“以訂報名義要錢”才是實,輿論監督本是為民發聲,解決問題,活生生被干成了“敲錢”的勾當,而且在基層活躍著不少這樣“在剃刀邊緣謀生”的群體,使用著同樣的“套路”,讓基層深受其害。

    “小道消息”充斥網絡 “發布刪除”成“致富經”

    自古套路靠不住。最近,神木的“網絡大v”麻某某的“小船翻了”。

    據麻某自述從2013年開始,從事自媒體行業,經常通過發帖刪帖收取一些費用,直到目前該種費用額已達近百萬元。發帖刪帖成為了“快速致富路”,但也讓麻某某“身陷囹圄”。

    麻毛雄致歉

    在社交網絡和自媒體上,活躍著一大批榆林的 “自媒體人”,每天在網上搜集發布著各種“網曝”、“舉報”的“小道消息”。

    知情者說,有些人一面發著 “網曝帖”“舉報信”,收取當事人“賺稿費”,一面在敲詐得手后隨即刪貼,形成了吃完“舉報人”再吃“被舉報者”的“閉環利益鏈”,實現了自己油膩的“雙贏”。

    這樣“一貼兩吃”的“套路”還能玩多久?

    “內外勾結”雨露均沾 媒體違規采編“服務”經營

    為什么榆林的“假記者”如此活躍且屢屢得手?

    當地政府也十分坦誠:過去十多年經濟的快速發展,引發的各類社會矛盾和問題相互交織、集中呈現,客觀上為新聞媒體關注提供了廣泛素材,也為不法分子假借新聞采訪監督進行敲詐提供了“土壤”。

    榆林市輿論環境存在的突出問題

    人民日報208坊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非??酥啤钡靥岬?,在近幾年的重拳打擊之下,榆林假記者已經有所收斂,但是又改用了“新套路”,大部分會以“出讓利益”的方式,與真記者或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內外勾結”,見縫插針。

    而不少平臺在轉載這篇文章時,給“內外勾結”這句話劃了重點。

    榆林“新聞違規違法行為泛濫”也不乏媒體自身的原因。省委常委,陜西省委宣傳部部長莊長興在全省輿論環境專項治理工作推進會上的講話里說,要依據新聞從業有關管理規定,對出租、轉讓承包報紙版面、名稱、刊號或采編業務等要進行重點整治,依紀從嚴處罰……

    部長所指,并非無的放矢,確有極個別媒體采編經營不分,疏于管理,成為榆林輿論的“老鼠屎”。

    打擊真假記者敲詐勒索 榆林這次“來真的”

    中央辦公廳督查組暗訪發現輿論環境突出問題,省、市立即進行了部署安排。

    省委為此成立了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問題突出的榆林市成立了以市委書記戴征社為組長的整治輿論環境專項行動領導小組,集中力量開展整治輿論環境專項行動。

    在這場整治輿論環境的“寒冬”中,不光假記者、假媒體、假記者站難逃法網,在背后暗中串通的“真記者”也要“涼涼”。

    網絡謠言和“標題黨”,假新聞、假網站、未經許可從事互聯網信息服務、違規開設地方頻道等等輿論環境亂象皆在本次整治范圍之內。

    “真打、嚴打、重打”新聞敲詐勒索的行動,已經在塞北大地迅速開展——

    8月16日,吳堡警方快速破獲4起假記者敲詐勒索案,抓獲李某、宋某、姬某犯罪嫌疑人3人。

    吳堡假記者被抓獲

    8月17日,神木市監委會同神木市公安局依法將涉嫌系列新聞敲詐勒索的犯罪嫌疑人麻某某抓獲。

    8月19日,綏德縣公安局依法將假借新聞監督涉嫌敲詐勒索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刑事拘留。

    ……

    “雷聲大雨點也大”,當下,榆林市整治輿論環境專項行動火熱開展起來,除了為當地的做法點贊和打call,也希望當地企業、群眾不要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對借輿論監督敲詐勒索姑息縱容,只有站出來,積極舉報才能讓“三假”無處遁行。

    編輯: 王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陜西大事 關注陜西頭條
    • 陜西本地最火圖片社交APP

    物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