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idkai"></tbody>
  1. 秦知道丨設立生育基金制度,真的有用嗎?

    時間:2018-08-20 21:57:46  來源:西部網-陜西新聞網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秦知道丨設立生育基金制度,真的有用嗎?

    解決“生育危機”,除了罰款我們還能做什么?


    8月14日新華日報發表了《提高生育率:新時代中國人口發展的新任務》的署名文章,文章建議設立生育基金制度,解決我國的人口出生率面臨斷崖式下跌的現實問題,隨后,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胡繼曄也發表言論稱,未來不僅可以設立生育基金制度來鼓勵生育,還要對丁克家庭征收“社會撫養稅”。

    這樣通過“罰款”提高生育率的提議立刻引起輿論熱議,在社交媒體遭到一片抨擊。西部網、陜西頭條《秦知道》今日與您探討,解決“生育危機”這個問題,除了罰款我們還能做什么?

    “新生兒”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

    我國正面臨嚴峻的生育危機

    實際上,中國人口面臨的嚴峻態勢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很多,據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總量和出生率雙雙下降,出生人口總量比2016年減少63萬人;全國人口出生率為12.43‰,低于2016年。

    同時,結婚率下降亦是社會人口結構變化的信號。2018年第一季度全國的結婚人數較5年前同期結婚人數的高位428.2萬對下降了29.54%,這也意味著社會生育率會相應降低。

    社會結婚率、生育率、老齡化程度等,其實都具有高度的內在關聯。結婚率走低,導致社會生育率降低,反過來又會進一步加快社會的老齡化進程。

    而關鍵的是,現在民眾的生育意愿也在降低。自我國正式放開全面二孩政策后,2016年、2017年每年都有1700萬的新生人口,達到了近20年人口增長的高峰,但不容忽視的是,這一部分新生人口的父母大部分出生于1985-1990 年,也是我國近30年人口最多的一批人。1700萬的新生人口,實際上是一種延續性的增長。并且根據數據顯示:在2017年的新增人口中,二孩比重達到51.2%,超過一孩占比。這說明即使二胎政策的開放,很多人生一胎的意愿也在大幅降低。

    另一方面,中國的老齡化程度已達到國際標準的1.5倍,更可怕的是由于生育率不斷下降,老齡化程度還在不斷加速。如若老齡化社會到來,將會滋生一系列社會問題,如經濟發展急速下降,生產力嚴重匱乏,也就是勞動力比例失衡,養老金的缺口將會越來越大,年輕人的負擔將會越來越重……老齡化已經是一個關乎民族存亡的問題。解決“生育危機”遏制老齡化趨勢蔓延變得刻不容緩。

    為什么現在民眾“不愿意生”?

    事實上,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生育率下降是一個普遍規律,無意生育也并非中國年輕人獨有的人生觀,放眼世界,越是經濟發達國家,生育率越低。在美國,2009年以來生育率達到了歷史最低值,并一直在低位徘徊。在日本和德國,40歲的女性有三分之一沒有生育過。

    在國內,作為今后生育主力的90后、00后們更崇尚自由和獨立,而年輕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對生育的意愿近來也在急劇下降。同時,由于部分企業對女性職場的差別待遇,也導致部分女性面對職場壓力,不敢生育。

    另外,大部分國人自小受的是“少生優生,晚婚晚育”的教育,這也影響了生育意愿。

    當然最為關鍵的是,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養育孩子的時間和金錢成本越來越高,加上托育服務短缺、醫療資源分布不均、房價高企等諸多現實原因,也讓現在的年輕人“不敢生”、“不愿生”。

    西安一家長統計養孩子成本

    以西安為例,有家長曾經粗略計算過,在西安從孩子出生到大學畢業就得45萬,這還不包括孩子之后要繼續出國深造的花費。面對這樣高額的生育成本,即使有生育意愿的家庭,也只能望而興嘆。

    解決“生育問題”依靠“罰款”有用嗎?

    在國外,一些國家深陷生育率低、嚴重老齡化等困擾,國家級逼婚的案例也不在少數,歷史上也曾有國家面對人口問題進行過 “強制干預”。

    例如,1966年羅馬尼亞為了提高人口數量,增強國力。廢除了以前關于個人可以自由流產的法律,實施了禁止墮胎的政策。并規定,禁止離婚,每對羅馬尼亞夫妻至少要生四個孩子。在這項政策實施一年之后,雖然羅馬尼亞的嬰兒出生率翻了一番,成績顯赫。但地下流產與墮胎的服務也隨之出現,懷孕婦女的死亡率不斷上升。僅僅一年中,羅馬尼亞的嬰兒死亡率就增長了145.6%。

    圖為一群嬰兒,照片攝于1989年,其中很多都生病或殘疾。圖片來源:鳳凰網

    而為生育問題焦慮的還有韓國人,2015年韓國為解決“人口問題”征收單身稅,規定年薪2000萬到3000萬韓元的未婚勞動者,需要多繳納20萬韓元(約合1100元人民幣)左右的稅金。不過,即便如此,韓國政府“逼婚”的成效近年來也收效甚微。據數據顯示,目前20至29歲的韓國人中,未婚率依然高達91.3%,未婚率的逐年增長導致韓國總生育率更是連續下降,2016年新生兒只有42萬左右。

    可以看出,解決“生育問題”依靠“罰款”未必能達到期望,若想真正形成生育率的穩定增長,還是要獎勵多生而不是懲罰少生。經濟學家馬光遠指出,“‘提高生育率’一定要抓緊構建鼓勵生育的公共政策體系,在產假、孩子入托、幼兒教育、家庭負擔減輕、稅收減免、財政鼓勵上下大功夫?!眲撛爝m合生育的社會環境,鼓勵民眾“愿意生”因此顯得更為重要。

    通過“鼓勵生育”提高生育率迫在眉睫

    最近十年,我國多次調整生育政策以應對人口發展趨勢。從2000年出臺“雙獨二孩”,到2013年的“單獨二孩”,再到2016年的“全面二孩”。面對新的人口發展態勢,漸進式地調整計劃生育政策并鼓勵民眾生育已成為一種必然的選擇。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就提出:“促進生育政策和相關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加強人口發展戰略研究?!蔽磥?,我國將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兒養育等全面二孩配套政策。即通過完善生育家庭稅收、教育、社會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對生育二孩的家庭給予更多獎勵政策,減輕生養子女負擔。

    針對陜西而言,陜西省統計局近期也發布了《陜西省2017年人口發展報告》。報告顯示,2016年陜西省二孩增長加快,占比首次超過了一孩。但育齡婦女人數減少且生育意愿不強,人口增長后勁乏力。同時建議,適時全面放開計劃生育,出臺鼓勵生育措施,通過對生育進行補貼獎勵等方式提高生育意愿。

    可是我們需要注意,現階段,可量化、落到實地能夠執行的配套政策還在探索中。

    “鼓勵生育”不妨借助“他山之石”

    關于生育政策的鼓勵措施,我們可以借鑒他國是如何做的。

    俄羅斯家庭 圖片來源:華商網

    在俄羅斯,為了促進人口增長,政府大力推行鼓勵生育和扶持多子女家庭的政策。通過設立“母親基金”對生育第二個及更多嬰兒的家庭提供補貼,并允許產婦享受140天全額津貼產假,而且還向多子女家庭免費提供住房用地,并且對生育超過10個孩子的婦女授予“英雄母親”榮譽稱號并給予物質獎勵等。

    作為“少子化社會”較為嚴重的日本也積極鼓勵生育。日本婦女在育前做孕檢基本都是免費的,并生產之后享有約一年左右超長產假。并且從懷孕四個月一直到小孩讀到中學畢業,每個階段會有不同的補助金發給家庭。其次在社會照料方面,日本有很多保育園和幼兒園,并配備專業的育兒師,而且孩子上保育園和幼兒園的50%以上的費用是國家出,只有20%左右的費用由孩子父母負擔,這為雙職工家庭帶來便利同時也減輕了生活壓力。

    當然,我們反觀新華日報發表的文章,雖然其“生育基金”的建議飽受詬病,但其中還有一些建議確實值得我們思考。例如,大力發展幼教產業和托幼服務,幫助家庭分擔兒童照料責任;將征收數年的社會撫養費用于生育補貼;延長產假時間;制定鼓勵生育的住房政策,對多胎家庭提供長租房、租房補貼等;對多孩家庭和女性再就業的企業給予稅收優惠,并對二孩家庭減免個稅和財政補貼,以減輕多胎家庭職業和生活壓力。

    “鼓勵生育政策”從探索到落地,還有極其漫長的過程,可是對如此嚴峻的現實,如果真的想下決心改變現狀,這就需要政府管理者未雨綢繆,創造適合生育的政策和社會環境,讓年輕人,不僅“愿意生”,還要“生得起”“養得起”。

    編輯: 謝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陜西大事 關注陜西頭條
    • 陜西本地最火圖片社交APP

    物色直播